当前位置:主页>明星娱乐>爆料>正文

[看星闻]明星戒毒警示录:易入难出的毒怪圈

2016-05-23 来源:阳光娱乐网 责任编辑:William 点击:

分享到:

明星戒毒警示录

近两年的吸毒艺人曝光率在达到鼎盛时期后不免让我们对这个群体的吸毒者有了更多关注

2015年6月9日,随着警方敲响了北京市朝阳区某小区一间住宅的大门,CCTV电影频道知名主持人边策从房间窗口纵身一跳,结束了自己年仅32岁的生命。而边策也成为近两年警方打击娱乐圈涉毒行动中首位自杀身亡的明星。

从警方调查吸毒案到涉毒人员坠楼身亡,这一如同电影情节般的事态发展,大大出乎了网友们的预料,不少网友更是对此产生了疑问:是什么原因导致边策的悲剧发生?这样的结局又是否合理?

本期《深水娱》,借助专业医护人士、戒毒中心相关人员以及成功戒毒艺人的经验,或许能让我们对毒品的危害及戒毒有更深刻的认识。近两年警方一直致力打击娱乐圈涉毒之风,对挽救涉毒明星做出了哪些努力,明星又该如何避免误入毒圈?

part1

港台艺人家中种大麻 孙兴靠工具制取冰毒

明星戒毒警示录

作为“南吸麻”的代表人物,房祖名和柯震东的事件造成的轰动持续了近半年。

通过“平安北京”发布的北京警方通报,我们得知关于边策坠亡的一些前因后果:在边策坠亡现场,警方在其身边发现两小包冰毒及吸管等物品,并在其血液中检测出苯丙胺(安非他命)和甲基苯丙胺(冰毒)成分。

无独有偶,宁财神、高虎、何盛东、李代沫、张元。。。。。这些一连串已被曝光的“毒星”,均和边策一样,与吸食的一种毒品有关:冰毒。

冰毒(甲基苯丙胺)是一种合成毒品,属苯丙胺类中枢神经兴奋剂,在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是严格管制或禁止生产的。在国际禁毒署的管制级别为二级,仅次于海洛因、鸦片、可卡因等,是成瘾性非常强烈,毒性极大的精神兴奋剂。据北京戒毒所警方介绍,北京地区吸毒人员中,滥用冰毒的占比高达82.1%,而位列第二的海洛仅占13.2%。“海洛因属于传统毒品中吸食比较普遍的,价格大概在千元每克上下, 传统毒品价位相对偏高;而冰价格相对便宜,个别地区价格会低至百元每克,价格偏低也使吸食新型毒品的增长速度迅速增加。近些年冰毒逐渐取代海洛因的位置,每年以10%的增长率在递增。”从2014年以来曝光的涉冰毒明星数量之多,已经能够很好地说明冰毒在娱乐圈中的泛滥。因此,冰毒已经成为目前当之无愧的“毒王”。

除了冰毒以外,出现在明星吸毒案中的另一“热门”毒品还有大麻,房祖名、柯震东、张耀扬、张默等均榜上有名,台湾当年的大麻案更涉及萧淑慎、庹宗康、屈中恒等三十多位明星,震惊台湾演艺圈。从已曝光的吸毒艺人可以看出,不同地域和圈子的艺人吸食毒品的种类也有着明显的区别。相比起国内艺人爱溜冰,港台艺人则更青睐大麻。

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副所长时杰就表示,大麻由于其产地的原因,在欧美滥用的比较多,而在亚洲滥用的比例相对较少。而且大麻在国内的价格与冰毒、海洛因相比,也比较昂贵。但港台艺地区由于对外开放程度更高,港台明星相对国内明星而言获得大麻的途径更多,比如房祖名就是通过国外途径获得大麻,这就导致“南吸麻,北溜冰”的现象产生。

此外,冰毒及大麻成为明星最常用的两种毒品的原因,还在于其容易获得性。比如港台艺人可以通过出国演出或者国外邮购的方式,较为容易获得大麻,更有人索性买种子自己在家里栽种,几个月后就可以收成,颇受香港艺人欢迎。据悉,香港曾经有警方出动直升机搜查在家种植大麻的案例,有的艺人还会偷偷在室内种,用红外线代替阳光。作为人工合成类毒品的冰毒,制造工艺更是简单,主要原料为麻黄素,甚至个人也可以生产。2011年警方搜查吸毒艺人孙兴家,就搜出了一批用于合成毒品的制毒工具。而可卡因因为植物原料的古柯在中国的气候无法种植,所以就无法在内地流行。海洛因除了因为价格高昂、警方打击而不易获取等因素外,也因其“效力太猛”容易导致面容、体型佝偻,靠脸吃饭的明星自然就不敢碰触。

part2

明星为何依赖吸毒:冰毒提神瘦身助事业

明星戒毒警示录

萧淑慎在复出后做客网易娱乐的原创栏目《老友记》叙述其戒毒所中的生活

除了获得途径便利外,能够让明星甘愿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也要搞到,毒品最让明星们欲罢不能的,自然也是由于其吸食后带给人体的反应,最为圈内人“受用”。

对于工作强度巨大、作息日夜颠倒又经常需要脑力创作的娱乐圈从业者来说,冰毒作为一种强烈的中枢兴奋剂,它的提神作用无疑最受“青睐”。广州康德康复医院院长张希范介绍,冰毒吸食后人处于清醒状态,能说能跑,但是会产生幻觉,易亢奋,没有饥饿感,没有困倦感,这种感觉能保持5-6个小时。“为了赶戏,很多演员的休息时间都很少,但工作又需要他们保持精力旺盛,而歌手们也需要在舞台上保持长时间的亢奋状态,才可以淋漓尽致倾情演出。新型毒品的特点恰好就符合了他们的这一需求。”

谢东受访时就坦言,第一次接触冰毒就是因为世界杯倒时差,结果兴奋得40多个小时没睡着觉;而歌手含笑则透露,吸一口冰可以三天不睡觉,然后就可以连续进行音乐创作。而影视圈拍摄一天动辄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强度,有的工作者也容易依赖“溜冰”维持精力。导演张元谈到吸食冰毒的原因时就提到:“最早的时候我嗜睡,可能是血压也可能是其他身体方面的原因,就是经常正在拍摄的时候,我坐在监视器前都能睡着了……感觉要用这个来提神。”一位长期在广东、横店等影视城“混剧组”的临时动作演员就告诉网易娱乐,曾经见过一位中年功夫明星,吊钢丝吊了好久体力跟不上,最后一个镜头总是演不到位,“当场两口吸下去,精神立马就上来了,镜头一条通过。”此外,吸食冰毒后让人体产生的不饥饿感,也被明星们作为减肥工具,比如李代沫、大炳等。

早在以冰毒为代表的新型肆虐于内地娱乐圈前,内地音乐圈内尤其是摇滚圈吸食大麻的“历史”也许更长一些,谢东、含笑、谢天笑、零点乐队两位成员都曾因吸食大麻而“进宫”,就连流行乐女王LadyGaga也对媒体自爆曾吸大麻找灵感。媒体人K先生就证实音乐圈确实是吸毒重灾区之一,“创作人(尤其是音乐创作人)会更希望通过外界的刺激来获得创作的灵感,毒品不失为一个捷径,再加上摇滚文化中向来有对毒品相对包容的态度,“他们会利用这个东西给他们带来幻觉进行创作,从而得到满足”。

为何大麻会成为歌手汲取灵感的来源?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副所长时杰解释,吸食大麻之初会产生快感,思路变得顺畅快速,感觉更敏锐,有时还会出现幻觉,尤其是视幻觉,这种在清醒时不会体验到的感受,往往会让吸食者误认为“灵感来了”,实际上只是人体感官对毒品的特殊反映而已。

此外,不少明星在尿检时也常被测出除冰毒和大麻外的其他类型毒品,比如导演张元除了冰毒外也吸食摇头丸及K粉等作为“搭配”,他就曾表示:“吃完摇头丸以后心里面比较“温暖”,会有一种“幸福”的感觉,敞亮了。”这是因为摇头丸属于冰毒的衍生物,具有兴奋和致幻双重作用,而K粉则具有安眠、镇痛作用。而萧淑慎除了可卡因外也吸食大麻及摇头丸,她曾表示:“只要一吸毒,就觉得仿佛回到了14岁每天卖槟榔的幸福时光,恢复内心的平静。”而孙兴更表示吸毒5年来大麻、K粉等毒品都尝试过,他表示吸毒时能够忘记烦恼。

part3

艺人需用一生证其不再碰毒 K粉作为"强奸药"使人失忆

明星戒毒警示录

复吸率达到90%的状况让人惊讶,艺人若还需在圈内存活就避不开"毒"

从歌手李代沫开始,娱乐圈“明星与毒品”仿佛被人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个个发生连锁反应般无处“潜伏”被警方揪了出来。日前,广电总局正式下发“封杀劣迹艺人”的通知,“吸毒”行为被明确点名,发现吸毒行为的明星将被娱乐圈封杀。但是这依然没有止住明星“前赴后继”涉毒。毒品在减压、让人愉悦、激发灵感的“糖衣”包裹下,往往让明星们在一步步陷入下露出光鲜背后丑陋空虚的内在。而这恰恰也是毒品最致命的地方。

“它就像喝酒一样,过了劲以后很难受。例如睡不着觉,感觉好像是在另外一个空间里面。人的精神变散了,我原来记忆力特别好,能背下一两百个电话号码。现在几个电话都记不住。”张元回忆吸食冰毒后的感受时,如此说到。

由于冰毒会导致神经系统发生异常改变,冰毒会造成严重的精神障碍,主要表现包括幻觉和思维障碍等精神病样症状。而更为危险的是,吸毒的人思想偏执,极容易产生暴力性犯罪,或是出现自伤自残等行为。有过多年戒毒药物临床研究的李静教授就分析:“吸毒者溜完冰以后,总感觉有人追杀、暗害他们。惊恐无比,以致出现了跳楼自杀、自伤自残等暴力倾向。这是行为紊乱的表现形式,主要是幻觉妄想。更重要的是吸毒者会出现一种瞻望状态,感觉家里、手机被人安了监视器,处于被监控状态非常惊恐。因此,边策在面对吸毒经历即将曝光的情况下自杀的表现,也许就是受到了毒品的影响。”

更有甚者,吸食新型毒品的人会更容易出现精神分裂、抑郁症、躁狂症等精神类疾病。萧淑慎就提及在吸毒期间的精神状况:“像个疯子,整个人是空的,感觉像没有灵魂的感觉,我甚至跟我自己的家人,我都没有办法说话。” 为此她一度割腕自杀未遂,又罹患忧郁症,各种精神病加上安眠药,每天吃的药丸多到数不完,还暴瘦到仅剩39kg。

而K粉(氯胺酮)则极易使人形成瘾癖,能兴奋心血管,吸食过量可致死。吸食者在其作用下会疯狂摇头,可能造成心力、呼吸衰竭。吸食过量或长期吸食,心、肺、神经都可能造成致命损伤更严重的是,K粉药力迅速,30秒钟、少量可致人昏迷。即便受害者清醒以后,也记不得发生了什么。有人曾把K粉叫做“强奸药”。

此外,以冰毒为首的一类新型毒品不仅让人体产生生理依赖性,最致命的是它强烈的精神依赖性,这类毒品易使人形成心理性瘾癖,这正是使许多瘾君子一生也摆脱不了的梦魇。对于这种“心魔”,女摇滚歌手罗琦曾在此前的采访中有过这样的描述:“那些日子,我一直在吃一种叫美沙酮的药,某种意义上说它也有点毒品性质,需要慢慢减量。有一阵我可能太心急了吧,停药停得太快了,第二天我的身体就开始有反应了。我记得那天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我的身体开始不舒服,Jan(罗琦丈夫)马上给医生打电话,医生已经下班了,却说你赶快带她过来。Jan牵着我的手去坐轻轨的时候,路过动物园火车站,我的眼睛就开始找那些卖毒品的人。Jan一直紧紧抓着我的手,直到见到医生。”

北京戒毒所相关专家接受网易娱乐采访时介绍到:“一般情况下,传统毒品身体上的脱毒大概需要15天左右,新型毒品的跨度会比较长,因为他的成瘾性主要还是精神上的。虽然毒品的脱瘾阶段比较快,但是终身戒毒除了身体的抵抗,在心理的抵抗上则比较艰难。目前来看吸毒人员的复吸率高达90%以上,基本上属于一朝吸毒终身戒毒的状态。一些明星所谓的从此再不吸毒的言论,需要他用一生去证实。”

part4

明星戒毒路:狱中无特权 生理、心理治疗双管齐下

明星戒毒警示录

因王学兵吸毒而延迟上映的《一个勺子》,如今和观众见面的日子遥遥无期。

随着李代沫、张默、房祖名、柯震东、高虎、张耀扬、宁财神等一拨又一拨“明星瘾君子”遭刑拘、勒戒,明星现实版“监狱风云”自2014年以来持续成为网友热门议题。而明星们在狱中进行的“改造”也各不相同。

其中因容留他人吸毒而被拘留的房祖名,并未因“龙太子”身份而有优待,在看守所期间,房祖名与12名在押人员同睡一间监室,一周只能洗一次3分钟的热水澡,以及每周吃一次炖肉片,与入狱前住600平米豪宅的环境相比,可谓是从天堂到地狱。而柯震东在出狱后就大麻事件发表主题演讲,他透露在狱中是他人生首度使用蹲式马桶,怕被狱友看到,硬撑了四天才上大号,而且受到强烈的精神冲击:“我紧张到想吐、睡不好,更开始自卑忧郁,患有人群恐惧。”

而萧淑慎谈到了在台湾服刑期间经历了没有人权的生活,包括睡地板、与七八个人吃喝拉撒同处一室,更要脱光光洗澡给大家看,大号冲不干净要受罚,丝毫没有得到任何特殊照顾。她直言这段经历让她得到了”致命一击,“我觉得我不会再让大家失望了,就这一次我觉得我会把它做好。”

对于明星勒戒的情况,北京戒毒所警官接受网易娱乐采访时也明确表示:“演艺圈被强制戒毒的并不多见,一般是在哪里发现就在哪里强制戒毒,不存在优待。”

据介绍,强制戒毒阶段为期2年。两年后将被送去社区康复机构进行为期三年的监督,将不定期接受尿液检测,如外出则需要告假。以歌手含笑为例,从被抓那天开始,他就开始接受为期3年的“社区戒毒”,在这三年时间里,他必须定期去派出所做尿检,还要向专门成立的戒毒小组汇报思想,离开北京也必须征得相关部门同意。而曾有过三次吸毒经历的萧淑慎,复出幕前后还在接受有关部门监管,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回台湾验尿。

而除了强制性的监督手段外,在戒除毒瘾的漫长道路上,对吸毒人员的精神和心理治疗修复也是十分关键的一环,尤其是对吸食冰毒这一类精神依赖性极强毒品的人员来说更是如此。

长期担任吸毒者精神康复工作的李静教授介绍到,一个完整的戒毒治疗包括脱毒、康复和后续照管三个阶段。戒毒人员完成脱毒后,逐渐稳定才可以去过渡间。再稳定一段时间才进入康复治疗期。一般康复治疗期为两年。除了精神治疗,戒毒所还要对戒毒人员进行心理治疗。”李静教授认为,吸毒人员基本上都是精神不正常的一,戒毒所有很多二级心理咨询师,他们会经常找戒毒人员进行谈心,在语聊期间了解他们的心理变化,做到精神治疗和心理治疗双管齐下,“戒毒所里完成的只是前两个阶段。戒毒人员回归社会之后,如果没有一个专业持续的后续专管帮扶体系在守护和支持他们前行,那么吸毒者即使经过了强制戒毒,也很有可能因为社会家庭的放任和忽视,再次通过吸毒抛弃自己。”

对于许多曾染毒的明星来说,他们的遭遇还是很幸运的。萧淑慎表示,在狱中就定期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也去上宗教慈善团体课,而父亲每天的信件是她最大的精神寄托,渐渐地她摆脱了闭塞,抑郁症也逐渐好转。而柯震东也获得家人和好友的支持,经过这件事情后,和家人关系更加紧密,发现自己更爱他们,“(吸毒)没有下一次了!”

part5

专家支招避免明星入毒海:远离问题社交圈很关键

明星戒毒警示录

也有业内的人员告知我们吸食冰毒可以作为助性的一种手段。

近两年来明星瘾君子频频被揪出,难免让外界产生了“贵圈很乱”的看法。不过北京市戒毒相关工作组在接受网易娱乐查询时澄清,外界不应该因此对娱乐圈及明星存在偏见:“从北京市今年涉毒情况来看,全市共有2.6万名登记在册涉毒人员,其中无业人员占91.3%,艺人这个群体仅占0.15%,不属于涉毒高发职业。频频出现这个群体吸毒被抓的新闻,一个是跟整体禁毒工作的力度有关,另一个是跟明星的工作属性有关,他们作为公众人物容易受关注。”

明星被抓时和谁一起吸毒?经过统计,在被北京警方抓获的10人次明星和圈内人士吸毒记录中,仅有2人次是独自吸毒,其他均有别人在场,更多是与其他人共同吸毒。谢东两次吸毒都是与女友一起吸毒;孙兴也是和女友一起吸毒;满文军被查获吸毒时,是在妻子的生日聚会上,张默、李代沫、房祖名因吸食毒品被抓获时,均有圈内人士同场;莫少聪吸毒被抓获后,坦言是因推脱不掉“应酬”而吸食了两口大麻,而其经纪人也被证实吸毒。

广州康德康复医院院长张希范院长介绍说:“一些群体性使用的毒品,很多明星把它们当做一种时尚的事物,在聚会开party的时候会互相鼓动集体使用毒品。这些时候,在朋友的鼓动下,很容易上钩。其实这种情况是可以避免的,明星应该洁身自好,作为公众人物,他们更应注重自己的宣传效果,远离不健康的社交团体,为‘远离毒品’做出表率。”

Copyright © 2007-2015 阳光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